彩虹节拍

不圈凹凸,偏向冷圈产粮,一个平平无奇胖胖呆呆,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大专生
知道为什么我瘦不下来吗?因为我总是能找到各种理由名正言顺地狂炫零食

松芽篇:不想只是你的朋友

    阅读须知:松芽是指国产动漫《木奇灵之绿影战灵》中的松卡和芽力,前者为松果精灵,后者为绿豆芽精灵。

     《木奇灵》是我很喜欢但是很冷门的国漫,怕水的热血小子松卡和恐高的沉稳小可爱芽力特别戳我xp(官方设定没说芽力恐高,但有过芽力因为突然被吸到空中惊慌失措的场景,就当我私设),他俩应该是“最是销魂红绿配”,一句话洛灵/洛希就不打tag了,注意避雷,不喜勿喷。如果看到这里你还不雷的话,那么就往下看吧——

   

    “松卡你在干什么呢?”芽力飞到松树上,好朋友松卡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靠在树冠上:“没,没什么,我就是想洛飞了,好怀念跟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其实我也想他了。”洛飞是松卡和芽力共同的契约者兼搭档,在过去的时光中,他们曾经并肩作战数次挽救了绿影岛的危机,不过洛飞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再回绿影岛了,据大山说浩磊最后一次联系他的时候说他们都是在准备跟一个比幽冥王和赤华加起来都可怕而且根本打不死的敌人对决。

      什么敌人能比幽冥王还可怕?“据说啊,那家伙没有实体,根本死不了,没人见过它的真面目,而且非常擅长制造压力,每年只能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是最虚弱的日子,其余时间都会潜伏在各个角落,更要命的是它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虽然非常可怕,但是没了它人类会陷入麻烦。不过好像只有洛飞他们所在的国家才有这么可怕。”

      (其实就是高考啦!作为一名去年才高中毕业的大专生,我深表同情并且毫无压力地吃瓜)

      “芽力,洛飞前几次偷偷摸摸回来好像都带着那个被他叫做‘作业’的东西,那玩意有这么可怕吗?”松卡不自觉地往芽力那里凑了凑,抓住了芽力脑袋后面垂下来的小豆芽一圈一圈地绕在自己手指上。

      “你别……别碰我辫子,好痒……”小辫子是芽力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松卡刚刚碰到,芽力就感觉一股微弱的电流传遍全身,忍不住呻吟起来,松卡吓了一大跳,不对啊,我又不是第一次抓你的辫子,你反应咋这么大?不舒服吗?

      “松卡,你陪我回去看看爷爷好不好?”大多数木奇灵是没有家人或者直系血亲这个概念的(车车呖呖那样的算极少数),芽力说的自然也不是亲爷爷,而是对他颇有照顾的桫椤长老,只不过桫椤长老因为拒绝和摩天合作被黑化,最后被净化失去木奇灵形态重新回归大自然进入轮回。算算时间桫椤长老确实该回来了,也就几个月前勿忘我、凤蓝和摩天先后重新回归,把剑晨高兴坏了,两对小情侣整天腻腻歪歪的看得松卡牙疼眼睛也疼。

       哦,差点忘了,坠星之湖的叛逆好大儿伞竹“以下犯上”跟守护木奇灵王莲在一起了,所以他们整天要看着三对小情侣秀恩爱。松卡表示没眼看,要不是担心去到人类世界会被当成异类,他早就跑了。

      “爷爷,小豆芽又来看您了。”芽力动作熟练地给桫椤浇水,因为特殊原因这颗桫椤长得并不快,芽力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陪着桫椤说话,哪怕现在桫椤压根就不能回应他。

      松卡的记忆里芽力没哭过几次,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被迫击杀无法抑制黑暗元力的桫椤长老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那之后芽力好长时间都处在低谷期,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的。

      他们两个的认识都算是偶然,准确的说是命中注定的偶然,几年前他们和为了寻找爸爸来到绿影岛的洛飞相遇并签订契约,后来一起并肩作战对付幽冥王和赤华母体,松卡和芽力也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逐渐养成了无言的默契。虽然偶尔还会打打闹闹,但是彼此已经成为了对方最重要的存在。

      可是芽力,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啊……松卡走神之时手上的力气大了一点,这是什么感觉啊?我的松果脑仁可想不明白。

      “松卡你不要老是玩我的辫子,有本事你也让我揉揉你的头发。”芽力就地打滚避开松卡的“魔爪”,顺手也抓住了松卡的绿色短发。松卡的植物属性是松果,头发自然是松针幻化而成的,虽然并不像真实的松针一样扎手,但抓在手里还是会发痒,芽力忍不住揉搓了几下,松卡没忍住直接掀翻了芽力,二人从松树上滚到了草地上。

      “松卡,芽力,你俩这是在干啥?”熟悉的声音让二人齐齐打了个寒颤,松卡迅速起身一看,一紫一蓝两个身影,是进化以后还长高了的剑晨和恢复木奇灵形态的勿忘我。剑晨算是他们的老熟人了,当时是灵希在火车上认识的,虽然性格自负了点,但是本性不坏而且确实实力高强,否则也不会成为最后一个被确认的四强战灵,还在最后对抗幽冥王和赤华母体的时候帮了大忙。而且……人家还是凭借黑暗元力进化的,虽然之前在献祭复活幽冥王的时候就见识过这家伙的意志力,但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强行压制黑暗元力的木奇灵,剑晨是唯一一个。(详情请看《木奇灵》系列一二部《绿影战灵》和《圣天灵种》)不过这家伙不去跟好不容易盼回来的老婆卿卿我我,跑这里来干嘛?

      松卡完全没意识到现在自己跟芽力的姿势相当的……暧昧,自己压在芽力身上,芽力脸上还有迷蒙的红晕,因为刚刚的动作声音还有点撒娇的意味。剑晨虽然没大松卡和芽力多少岁,但是算见识比较多的了。现在这场景难免让人联想,咳嗽两声强制拉回思绪:“两个月以后的今天就是灵希的成人礼,我收到邀请函了,灵希说让我给你俩和洛飞也带一份。”灵希的成人礼?反正他和芽力无所谓,但是洛飞怎么办?绿影岛的两个月可只相当于人类世界的两天啊!洛飞不是还在备战那什么考试吗?

      “松卡,芽力——”幻觉吗?我好像听到洛飞的声音了。松卡使劲揉了揉眼睛,真的是洛飞,还有天恒和浩磊。

      “你们不是在准备那什么地狱考试吗?”

      “啊,我们仨被一所重点大学提前录取了,不用准备考试了,爸爸妈妈给我放了很长时间的假,所以就回来了,你们刚才说什么东西来着?”洛飞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岔开了话题,松卡趁机把剑晨拽到一边向他讨教:“剑晨,如果你有一个朋友,你对他的感觉不是任何级别的朋友那么简单而是想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存在,那该怎么办?”

      “所以你是认真的?你真的对芽力……”剑晨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芽力他知道这件事吗?朝夕相处的小伙伴对自己产生了情愫这种事,他能想到吗?

      “你是怎么追到勿忘我的?”松卡刻意压低嗓音,对于这个问题剑晨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开始他们只是纯友谊,直到勿忘我舍命替他挡下岸影的必杀技回归自然的那一刻,他的天塌了,当场就陷入了暴走状态。要不是有洛飞帮助他真的会出事的。剑晨想了想教了松卡一个动作,松卡对着芽力伸出手,芽力愣了一下,主动把松卡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松卡你是笨蛋么?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吗?”

      两个月以后松卡和芽力在一起的事灵希和洛飞也知道了,因为他们也交往了。当然,松卡被桫椤长老追着打这件事,也是免不了的,谁让松卡拱了一颗可爱的小豆芽呢?

评论(32)

热度(293)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